幻灯二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巨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他表示,此次焰火扮演的设计以时间维度作为创意的中心,采用了五星、红船、数字“100”“1921-2021”等特效外型,配合晚会的整体流程,停止4次焰火扮演。

6月28日晚,庆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巨大征程》在国度体育场浩大举行。演呈现场,绚丽的焰火在“鸟巢”上空盛放,大放异彩。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巨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他表示,此次焰火扮演的设计以时间维度作为创意的中心,采用了五星、红船、数字“100”“1921-2021”等特效外型,配合晚会的整体流程,停止4次焰火扮演,焰火燃放总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1)

焰火扮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以时间为线讲述党的百年进程

新京报:什么时分开端筹备这场焰火扮演的?

蔡灿煌:临近春节我接到了沙晓岚导演的电话,让我进组,也就准备了半年,时间还是有点慌张的。

新京报:焰火扮演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蔡灿煌:焰火扮演的设计以时间进程为线索。100周年,一个世纪,作为一种时间刻度,自身就独具历史美感。从个人角度,用身体和年龄来感知时间的维度,100年是漫长的。但从历史的维度上,作为一个政党,100年或许只是青春期,正是风华正茂时。所以此次焰火创意的内核,放在时间的维度上,试图为晚会留下隐秘的时间线索。

新京报:采用了哪些共同的意象? 

蔡灿煌:我们采用了五星、红船、数字“100”“1921-2021”等特效外型,配合晚会的整体流程,停止4次焰火扮演。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2)

焰火扮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分别在哪些环节停止了焰火扮演?

蔡灿煌:配合演出节目的章节内容,焰火燃放主要分为《盛典》《开国大典》《领航》《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四个扮演主题。此次焰火燃放总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焰火和节目内容分离到一块,在节目的关键节点燃放,主要为了衬托节目自身。燃放时长和设计都是为了配合节目讲述党的历史进程。这是贯串的一条线。

新京报:焰火和节目怎样停止交融?

蔡灿煌:焰火第一次呈现是在第2分13秒,配合演出《盛典》篇章,舞台中千名演员组成党徽外型,高空特效焰火打出“100”字样,拉开焰火扮演的帷幕。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3)

焰火扮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第二个篇章在演出半个小时以后,在《开国大典》节目中。由于1949年是建党的第28年,所以第二波次焰火设计燃放时长为28秒。当影像材料中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5个金色的焰火五角星在国度体育场上空闪烁。鸟巢上方的旗浪滚滚,场内的舞美也会舞动红旗。

最后高潮焰火的时长设计为两个100秒,意味着“两个一百年”斗争目的。高潮焰火的“1921-2021”也与开端的“100”前后照应。

第一个100秒是跟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音乐焰火,随同着音乐节点上下空焰火不时绽放。第二个100秒以高空礼花为主,分为14个波段,每次5秒,每波段打出56朵外型、尺寸各异的礼花,意味着“十四五”规划中,中国共产党率领着全国各族人民不时前行。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4)

焰火扮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在地道的画面中寻觅永久的力气

新京报:这次焰火扮演的创意和亮点是什么?

蔡灿煌:除了以时间为线索之外,前三个焰火扮演主题中,我们设计只运用了金色和红色,画面比拟洁净。就像极简的绘画,画面简单但有力气。在第三篇章中,直径16米的党徽道具从舞台中间升起,在接近鸟巢碗口的高点时,我们配合场内的灯光做出“金光万丈”的效果。焰火构成金色的射线在党徽背后不时分发光辉。过程中不时增强效果,爆裂声音越来越大,线条越来越粗壮,试图寻觅一种霎时的永久感。

最后一个篇章是最后的高潮阶段,礼花颜色五彩斑斓“百花齐放”,更用每波段56朵外型、颜色各异的焰火,凸显56个民族团结一心的肉体。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5)

焰火扮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在焰火设计和燃放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艰难?

蔡灿煌:做出一个有棱角的五角星在低空燃放,对特效焰火来说是初次这样呈现,相对来说比拟创新。但是也在燃放施行过程中呈现了一些艰难。假如呈现效果不规范,失去了棱角,会变成“海星”一样的外形。而且由于它不只仅是一个五角星轮廓,而是一个实心图形。公开的炮管散布较密集,药球打到空中会产生热量,形成互相排挤,影响外型呈现,所以要不时地停止实验和调试。

新京报:目前的焰火扮演和最初的设计有什么区别?

蔡灿煌:最初的创意是每一个章节都有100秒的燃放,但是后来从平安和节省的角度,焰火创意计划经过多轮调整,紧缩了燃放时长、产品总量和阵地范围。产品上采用环保型焰火,燃放上在限定的环节和范围内,应用阵地设置和编排创新,使高、中、低空焰火严密交融,营造出庄严盛典、气势恢宏的现场震动效果。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6)

焰火扮演现场。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焰火创意团队的构成是什么样的? 

蔡灿煌:焰火创意团队担任设计的人员比拟年轻,大多为80后90后成员,技术部门年龄较大,技术总监70多岁,其他还有视频模仿部门、燃放编排等部门人员。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7)

五角星发射安装。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天气不好的话会对焰火燃放有影响吗?

蔡灿煌:产品自身有防雨措施,依照规则六级风以上要中止燃放,我们依据不同气候状况也设置了应急预案。

新京报:作为焰火设计师,你对参与国度大型活动有什么感受吗? 

蔡灿煌:焰火是藏不住的,它是大方的。我很荣幸能参与这样的国度大型活动。焰火扮演不只是效劳现场的观众,也属于一切人,属于这个城市。

新京报:你觉得焰火设计是一种什么工作?

蔡灿煌:某种意义上我没有把本人当成焰火设计师,而是从了解当代艺术的角度,去寻觅一个观念作为创意初衷,不只仅是为了追求放一个怎样美观的焰火。比方这次的焰火,寻觅到时间线作为创意起点,画面是地道的,而不是像平常那样只是花花绿绿的呈现。

燃放时长288秒约15000次点火 《伟大征程》焰火总设计师:(图8)

庆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焰火总设计师蔡灿煌(左一)。受访者供图

人物引见

蔡灿煌:艺术家、焰火设计师,主要活泼于大型活动焰火创意和当代艺术范畴,近年来被聘为庆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焰火总设计师;国庆70周年联欢晚会焰火施放总监;第三十一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开、落幕式焰火总设计师;第六届亚洲沙滩运动会开幕式焰火总监;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焰火总设计师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