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新吉祥戏院再造文旅新地标 阔别二十八载

新吉祥戏院再造文旅新地标 阔别二十八载(图1)

  新不祥戏院行将开门迎客。记者 方非摄


  走进新不祥会有一种既传统又现代的觉得。电梯门一翻开,首先映入视线的是一个很有现代感的金属“影壁”和纱质屏风,上面镂空雕琢着“不祥大戏院”五个大字。在纱质屏风的夹层,是群众熟习的梅兰芳经典舞台形象剪影,诉说着梅兰芳巨匠和这座戏院的渊源。

  王府井大街88号,银泰百货所在的不祥大厦位于这条繁华大街的中心位置,大厦一层是各种知名国际大牌,大厦七层、八层则藏着一座既现代又传统的戏院。时隔28年,北京戏迷心心念念的不祥戏院将在这座大厦里“重生”,5月23日重张开业。

  戏院大厅一侧都是落地窗,墙体则都是白色和原木色,亮堂开阔。大厅西侧是咖啡休闲区,透过落地玻璃能够看到王府井繁华的街景和远处故宫的飞檐、景山的亭子、北海的白塔,能够说是坐拥无敌景观,很有网红潜质。

  走进剧场,则又立马回到了老戏园子的觉得。新的剧场还是分为上下两层,坐席总数为320个。一层约有290个座位,其中36个是古风茶座,二层有30个贵宾沙发席位。场内主体颜色为朱红色,舞台和剧场上方的藻井有大量手工绘制的装饰彩绘,在传统的“旋子彩绘”上增加了大量寓意不祥的“万字不到头”图案,与不祥戏院的名字相照应。

  据重建工程承建方北京住总集团引见,剧场的外型墙面、彩绘藻井、看上去金灿灿的斗拱,很像是传统的木质建筑,其实为了契合公共场所严厉的消防规则,大量运用了新型建筑资料GRG——预铸式高强度玻璃纤维石膏板。这是一种特殊的石膏装饰资料,能够由设计师随意外型,制成各种面板和功用性产品,同时还能抵御外部环境形成的破损、变形和开裂。如此大面积运用这种资料并分离传统彩绘工艺呈现吊顶,在全国都非常稀有。

  目前,不祥戏院产权归属于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与北京市国有资产运营有限义务公司,双方共同拜托旗下北京京剧院和北京市演出有限义务公司组建专业化团队,强强结合共同运营不祥戏院。不祥戏院总经理段思明引见说,重建的不祥戏院强调“高精尖、小而美”,既要传承老戏院经典形象,又要契合当下时髦潮流吸收年轻观众。

  段思明引见,“原声剧场”也是新不祥的一大特征。剧场内部声学设计和声光设备都到达了国际先进水准,收声和声响效果都十分好,演员以至能够不戴麦克风停止原声演出,这样的视听效果在北京的小剧场可谓是数一数二。另外,观众间隔舞台十分近,能够说场内每个位置都是VIP。同时,剧场设计了伸缩座椅等多功用设备,场地空间灵敏多变,为举行多品种型的演出和商业活动发明条件。将来,不祥戏院将成为会聚京昆名家的高端演出场所、国粹艺术传承展现体验基地和多元文化活动平台。

  不祥戏院董事长富博洋是一名专业京剧演员、舞台监视。他对不祥戏院有着深沉的感情,12岁还在戏曲学校学习时就曾在这里演出,毕业后又分配至梅兰芳剧团,担任副团长时不断跟随梅葆玖先生左右,也亲眼看到老先生为重建不祥四处奔波。往常以新身份重返不祥戏院,他希望可以努力将这座带着昔日荣光的老剧院运营成王府井乃至北京市的一个新型文旅地标,让本人钟爱的京剧事业有新的传播平台。(记者 牛春梅)

  链接

  不祥戏院演出历史脉络

  ●1906年,大公主府总管太监王德祥出资,在东安市场内东北隅筹建不祥茶园。

  ●1908年,不祥茶园落成。

  ●1914年1月22日,王瑶卿排演《万里缘》于不祥园。

  ●1915年至1918年,梅兰芳在不祥园陆续编排《宦海潮》《邓霞姑》《嫦娥奔月》《黛玉葬花》《一缕麻》《千金一笑》《天女散花》《童女斩蛇》《麻姑献寿》等剧目并首演。

  ●1918年10月19日,余叔岩和梅兰芳初次协作演出《游龙戏凤》。

  ●1931年5月23日、24日,马连良“扶风社”初次公演《苏武牧羊》。

  ●1932年2月24日,奚啸伯在不祥园演出舞台生活第一出戏《珠帘寨》。

  ●1932年2月,言菊朋自行组班,在不祥园长期驻场演出。

  ●1949年6月25日,不祥戏院举行改造揭幕,首演李少春、袁世海的《野猪林》。

  ●1958年,不祥戏院划归给梅兰芳剧团。

  ●1966年元旦,不祥戏院重建完工开幕时,裘盛戎主演京剧现代戏《雪花飘》,马连良、张君秋合演《年年有余》。

  ●1990年8月,为留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梅葆玖、马长礼等名家演出《太真外传·长生殿》。

  ●1993年10月1日至4日,戏剧戏曲界人士结合发起辞别演出。

  ●2021年5月1日,行将重新开业的不祥戏院举行内部试演,演出《红鬃烈马》。

  名家忆“不祥”

  ■叶金援:那是传统戏曲的一方福地

  我小时分很喜欢去不祥看戏,由于去之前能够先去东安市场逛一逛,还能够在东来顺、馄饨侯吃饭,有时父亲和伯父还带我去吃西餐,王府井小吃店就在戏院旁边,那儿的奶油炸糕特别好吃。

  不祥能够说是传统戏曲的一块福地,当时的剧场固然不大但胜在紧凑,声响也十分好,再加上它处于中心位置,间隔各个城区都不太远,观众都很喜欢去。许多艺术名家成名都和不祥分不开,家里的晚辈们经常在那里演戏。对我而言,那也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剧场,1988年我在不祥举行了第一个专场演出,一晚演出出四个武生剧目,效果十分好。

  梅家和不祥戏院渊源颇深,老梅先生(梅兰芳)和小梅先生(梅葆玖)都在那里有过重要演出。不祥拆了那么多年,但梅葆玖不断没有搬离干面胡同,就由于那里离不祥近,等待着不祥能早日重建。在他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时,简直每年提案都会提到这件事。2013年是梅兰芳先生诞辰120周年,小梅先生特别希望能在不祥举行留念活动,拉我去那边看过好几次,遗憾的是心愿最终未能满足。

  听到不祥重新开业的音讯特别快乐,为不祥快乐,也为梅先生快乐。固然今天的不祥没有以前大了,但置信它会重新找到本人的定位,重新成为传统戏曲的福地。

  (叶金援:73岁 武生名家,叶盛长之子)

  ■马小曼:不祥的观众懂戏的多,能提很好的意见

  我大约是六七岁的时分开端去不祥看戏,在那里看过父亲演的很多戏。不过,我都是被父亲带着去的,很少坐在台下看戏。他总是带我去后台化装间,等他演戏的时分我就搬把椅子坐在台口看,他演出完了我再跟着他回化装间,不许我乱跑。后来我从戏校毕业也在不祥演了不少戏,比方《断桥》《四郎探母》。对年轻演员来说,不祥是个很好的剧场,它的观众缘特别好,懂戏的人很多,能为你提出很多很好的意见。

  (马小曼:74岁 旦角名家,马连良之女)

  ■燕守平:“不祥”的演出很火,票很好卖

  不祥戏院在当时属于硬件比拟好的剧场,观众席有上下两层楼,后台也是两层楼,演员化装在二楼,穿服装在一楼,比拟宽阔。北京东城爱看戏曲的观众也多,以前彭真市长就经常本人买票去不祥看戏。不祥的演出很火,票也很好卖,大家都愿意去那里看演出。年轻人刚开端去那里演出时会很慌张,慢慢地熟习了才干放松下来。不祥戏院的观众特别好,给了我许多鼓舞。有一次,我在那里给谭元寿先生伴奏《打金砖》,固然那时分我程度还有限,但很多观众鼓舞我“小年轻,拉得不错!”不祥戏院往常重新开业,希望可以培育更多年轻演员。(燕守平:80岁 京胡名家)

  ■张永和:它又大又考究,是当时最上座的戏园子

  我大约四五岁就开端在不祥看戏,在那儿看过谭富英、马连良、梅兰芳、李少春、叶盛兰、赵燕侠等好多名角巨匠的戏。那时分内城戏园子很少,大局部都在前门外,大栅栏、鲜鱼口那里。大家都很喜欢不祥,孩子们喜欢是由于它挨着东来顺,看戏前能够先去吃涮肉,散戏了能够去森隆饭店吃夜宵;大人喜欢不祥,由于它比拟新,座位比拟温馨。梅兰芳、马连良先生喜欢在不祥演出,由于它又大又考究,是当时最上座的戏园子。不祥对过还有个叫清华园的澡堂子,有的角儿演出前后还会去那儿泡澡。

  1993年不祥拆的时分,剧场经理跟我们说,没事儿,过两年就盖起来了,我们也都抱着很大的希望,谁晓得一等就是这么多年。如今终于又开业了,我这心里别提多快乐了,固然座位比以前少了,但是也能够走小而精的道路,还是能够演很多戏的。(张永和:83岁 编剧、戏曲研讨学者)

  百年“不祥”见证京剧辉煌

  内城第一戏院 名角好戏首演地

  不祥戏院,作为北京内城第一座戏院,曾经有过太多辉煌。

  清朝的戏园子大局部都集中在前门外,由于曾有明文规则,内城不得开设戏园子、会馆等。但在1907年,慈禧干女儿荣寿和硕公主府的总管太监王德祥,忽视这一规则,在东安市场东北角盖了一个戏园子。这个园子于1906年筹建,1908年初完工,起名不祥茶园。

  不祥茶园是一个新式的戏园子,上下两层,内设池座和茶桌、包厢、散座。后来,不祥茶园改名为不祥园。由于位置得天独厚,很多梨园名角前来不祥园演出,其中不乏谭鑫培、杨小楼、王瑶卿等前辈巨匠,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四大名旦”也都曾在这里演出。

  能够说这座戏园子见证了中国京剧大局部巅峰人物和巅峰之作,关系最为亲密的当属梅兰芳巨匠。1915年梅兰芳在不祥园首演了他的第一部古装新编戏《嫦娥奔月》,后来还在这里首演了《黛玉葬花》《天女散花》《宦海潮》《邓霞姑》《一缕麻》等众多新作品。梅先生曾在文章中说:“那几年我在不祥园演戏的时分最多,所以排了新戏总是在那里演第一次。能够说我的舞台生活和不祥园的关系是比拟亲密的。”

  不祥园见证了年轻的梅兰芳如何一步一步生长为巨匠,也见证了“京派”京剧的生长开展。1918年10月19日,余叔岩和梅兰芳在这里初次协作演出《游龙戏凤》;1931年5月23日、24日,马连良的“扶风社”在不祥园初次公演《苏武牧羊》;1932年2月24日,奚啸伯在不祥园演出舞台生活第一出戏《珠帘寨》;1932年2月,言菊朋自行组班,在不祥园长期驻场演出;1935年,15岁的张君秋初次登台演出,以一出《女起解》冷艳亮相,也是在不祥园……

  不祥园后更名为不祥戏院,在动乱年代勉强维持,直到新中国成立。

  随东安市场改造被撤除 百年戏院说再见

  不断到上世纪70年代,戏院接连停止了四次大的翻建修缮,内部装修成现代戏院范围。由于交通便当、位置适中,北京各大戏曲院团,外地来的各省市昆、京剧院团、以及各省市的中央戏如河北梆子、豫剧、吕剧、越剧、黄梅戏等院团,最愿到此演出。同时,这里还演过话剧、杂技,放映过电影,举行过许多大型活动。

  1949年6月25日,不祥戏院举行改造揭幕,李少春、袁世海的《野猪林》在此首演。1958年,不祥戏院划归梅兰芳剧团运用,梅兰芳在这里继续创作演出,和梅葆玖、梅葆玥排演了《穆桂英挂帅》。后来,众多新一辈京剧人也都在这个舞台上生长起来。

  1993年,不祥戏院随着王府井地域东安市场的改造扩建而被撤除。1993年10月1日至4日,戏剧戏曲界人士结合发起不祥戏院辞别演出。京韵大鼓泰斗骆玉笙以她的《丑末寅初》,完毕了老不祥戏院近百年的演出历史。那场演出的门票早早售罄,大家都赶着来与他们眼里最不祥的戏院辞别,散了场,人群也久久不肯散去。

  “不祥”归途多坎坷 梅委员提案年年有

  老不祥戏院位于东安市场东北角(今天澳门中心左近),紧挨着东来顺、馄饨侯、森隆饭庄等老字号,就连梅兰芳提起不祥戏院也不忘“不祥园门外路北有个饭馆,叫会元馆,褡裢火烧、锅贴做得很美,听戏的常常在那里叫点心”。

  往常的新不祥戏院则搬到了马路对面的银泰百货楼上。这是由于后来东安市场改建为商场,市政府就将不祥戏院回迁重建的位置定在了马路对面,也就是往常银泰百货的位置。2000年,市政府组织多家单位合资建立新式商业综合体“不祥大厦”,在大厦内预留空间为不祥戏院重建之用。2008年,不祥大厦建成,但由于产权不清等种种缘由,为不祥戏院预留的场地一直未能开工。

  那些年里,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梅葆玖,每年的政协提案都会持之以恒提不祥戏院重建的问题。到了2012年,在北京市委市政府、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与关心下,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与北京市国有资产运营有限义务公司共同出资启动戏院重建工作。经过多方谐和,2019年9月,不祥戏院获得不动产注销证,2020年5月,不祥戏院的重建工程正式启动,2021年4月工程完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